東晉衛夫人《筆陣圖》

筆韻


《筆陣圖》,(晉)衛夫人(鑠)撰;(晉)王羲之正書;(清)劉行受刻。東晉永和12年(356)4月12日書。21×32cm?,F藏陜西。
衛夫人《筆陣圖》分段釋讀
原文:
夫三端之妙,莫先乎用筆;六藝之奧,莫重乎銀鉤 1。昔秦丞相斯所見周穆王書,七日興嘆,患其無骨 2。蔡尚書邕入鴻都觀碣,十旬不返,嗟其出群 3。故知達其源者少,暗于理者多 4。近代以來,殊不師古,而緣情棄道,才記姓名,或學不該贍,聞見又寡,致使成功不就,虛費精神 5。自非通靈感物,不可與談斯道矣 6。今刪李斯《筆妙》,更加潤色,總七條,并作其形容,列事如左,貽諸子孫,永為模范,庶將來君子,時復覽焉 7。
注釋:
1、三端:在古代文化中指文士的筆端、武士的鋒端、辯士的舌端。
銀鉤:本指書法中的“鉤”這種基本筆畫,因優美的筆畫能表達出婉媚有力,故謂之“銀鉤”。在本文中指代書法藝術本身,即古代“六藝”中之“書”也。
2、周穆王:西周國王,昭王之子,姓姬名滿。
3、鴻都:東漢時的皇家藏書之所。
碣:石碑圓頂者謂之碣,此特指碑碣文字。
十旬:指一百天。
4、達:通達。
達其源:通達文字產生發展的源流。
暗于理:不懂書法的道理。
5、殊:此作副詞,有竟然之意。
師古:即師法于古人。
緣情:抒發感情,此理解為憑興趣。
棄道:背棄書道。
該贍:淵博豐贍,此“該”通于“賅”。
6、通靈感物:指通于神靈,并且能感化他物。
7、更加潤色:再加以修飾文字以使其具有光彩。
總:概括、歸納或謂總結。
列事:指陳述事情。
貽:遺留。
庶:希望、但愿。
釋文:
古代三端的妙用,沒有先于用筆的;而六藝的奧妙,沒有重于書法的。昔日秦丞相李斯見到周穆王的書法,感嘆了七天之久,不滿意他的書法缺乏筆力。蔡邕到鴻都觀看碑碣,一百天了還不忍返回,不停的稱贊那些超群出眾的碑碣,所以知道通達書之源流的少,不懂得書法道理的多。近代以來竟而不師法古人,只憑興趣背離書道,只記得姓名,有的學識并不淵博豐贍,見識又少,致使沒有成就,空費了精神。于是,不是通于神靈,能感化他人的人,便不足以與其談論此道?,F今刪改李斯的《筆妙》,再加以修飾的文字使其完整,總括起來有七條,并且予以說明,把對其所作的形容列在左邊,遺留于子孫,永為楷模,希望將來的學書者,能有時間看看。
原文:
筆要取崇山絕仞中兔毫,八九月收之,其筆頭長一寸,管長五寸,鋒齊腰強者 8。其硯取前涸新石,潤澀相兼,浮津耀墨者 9。其墨取廬山之松煙,代郡之鹿角膠,十年以上,強如石者為之 10。紙取東陽魚卵,虛柔滑凈者 11。凡學書字,先學執筆,若真書,去筆頭二寸一分,若行草書,去筆頭三寸一分,執之 12。下筆點畫波撇屈曲,皆須盡一身之力而送之 13。初學先大書,不得從小 14。善鑒者不寫,善寫者不鑒 15。善于筆力者多骨,不善筆力者多肉;多骨微肉者謂之筋書,多肉微骨謂之墨豬:多力豐筋者圣,無力無筋者病 16。一 一 從 其消息而用之 17。
注釋:
8、崇山絕仞:指高山最高的地方。
鋒齊:鋒毫要齊。
腰強:“腰”指筆毫的中部,此即謂筆毫中部要有強 度、有彈力。
9、前涸:通翦涸,指淺黑干涸。
潤澀:此為一對反義詞,即指潤滑和不潤滑。
浮津耀墨:浮耀墨汁的光澤。
10、鹿角膠:由鹿角熬制成的膠。
11、東陽魚卵:一種產于東陽的魚卵紙,東陽在今天安徽省天長縣。
12、真書:魏晉之后對正體的一種稱呼,也稱作楷 書。
行草書:由稱草行,一種比較流動而近于草書的書體。
13、點畫:文字點與橫豎筆畫的總稱。
波撇:指磔和掠,即捺和撇。
屈曲:彎曲、曲折。
14、大書:寫大的字。
從?。褐笇懶∽?。
15、鑒:鑒別、鑒賞。
16、筋書:瘦勁有力的書
墨豬:筆畫肥而無力的書。
圣:超凡、卓越。
17、消息:奧妙、真諦。
釋文:
筆毫要取那高山絕壁中的兔毛,八九月間獵取,筆頭要一寸,管長要五寸,鋒毫要齊整,鋒腰要有強度。硯臺要選用淺黑干涸的新石,潤滑與滯澀兼顧,能浮耀墨汁的光澤。至于墨要取廬山的松煙、代郡的鹿角膠,要十年以上,強硬如石的作為制造的原料。紙則要取東陽魚卵紙,柔軟滑凈的。大凡學寫字,先要學執筆之法,如果作真書,要執去筆頭二寸一分處;如果是行草,要執去筆頭三寸一分處。下筆點畫波撇曲折,都要盡一身之力行筆。初學書者先學大字,不得從小字開始。善于鑒賞的不善于寫,善于寫的不善于鑒賞。善用筆力者多骨,不善筆力者多肉。多骨少肉者叫它“筋書”,多肉少骨的叫它“墨豬”,多力豐筋的是可取之法,無力無筋的為錯誤之法。要一一從其間吸取奧妙、體會真諦,并且合理地運用它。
原文:
一,如千里陣云,隱隱然其實有形。
、,如高峰墜石,磕磕然實如崩也。
丿,陸斷犀象 。
(戈畫),百鈞弩發。
1,萬歲枯滕。
乁,崩浪雷奔。
(橫折鉤),勁弩筋節。
右七條筆陣出入斬斫圖。執筆有七種。有心急而執筆緩者,有心緩而執筆急者 18。若執筆近而不能緊者,心手不齊,意后筆前者??;若 執筆遠 而急,意前筆后者勝 19。又有六種用筆:
結構圓備如篆法20;
飄揚灑落如章草21;
兇險可畏如八分22;
竊窕出入如飛白23;
耿介特立如鶴頭24;
郁拔縱橫如古隸25。
然心存委曲,每為一字,各象其形,斯造妙矣,書道畢矣 26。永 和 四 年,上虞制記27。
注釋:
18、筆陣:將書法比作作戰行陣。
執筆急:指執筆松。
19、執筆近:指執筆處距離筆毫近。執筆近不能很好
的運腕行筆,執筆不緊,運筆則無力。
20、結構圓備:指字的點畫安排和形勢布置完備。
篆法:此為大小篆的總稱。
21、飄揚灑落:指章草自由奔放灑脫的筆勢。
22、八分:東漢后期的準隸書書體,傳自王次仲始,
盡其筆勢,舒展波撇,其勢兇險可畏。
23、飛白:相傳為蔡邕所創之體,此之“竊窕出入”
喻其筆勢在那絲絲露白處的入與出,顯得嫻靜優美。
24、耿介:指高聳突兀貌。
25、古隸:指西漢至東漢前期通行的隸書,尚帶有篆
書意味,無明顯的波挑,無篆書的圓潤之態,其筆畫尤
顯縱橫,粗壯樸拙而厚實。
26、心存委曲:謂作書前思考要透徹詳細。
27、永和四年,上虞制記:此二句為作者寫作之
行款,永和即東晉穆帝之年號,上虞在今天浙江上虞
縣之西。
釋文:
橫畫:要像千里陣云,隱隱然其實有高低不同的形狀。
側點:要像高峰墜石,磕磕然實際在崩塌。
撇掠:鋒鍔能在陸地截斷犀角象牙。
戈筆:要像百鈞重的弓張箭發。
努筆:要像萬歲枯藤一樣多節而瘦勁。
背拋法:要像蹦浪雷奔一樣徐遲有力。
鈞弩勢:要有如強弩筋骨一樣遒勁。
右邊是七條筆陣出入斬斫圖。執筆有七種情形。有時候心情緊急而執筆卻不緊,有時心情寬松執筆卻很緊。如果執筆離筆頭近而又不緊,意在筆先就會成功。于是又有六種用筆之法:
結構字體、布置形勢完備的如篆法;
筆勢飄逸灑脫而又自由奔放的有如章草;
波撇兇險可畏如八分書;
那筆法出入嫻靜優雅的好比作飛白書;
筆畫高聳挺立如鶴頭書;
縱橫沉凝遒勁的如古隸。
然而還要用心思考,考慮詳盡,再作一字,各象其形,這樣才有可能臻于妙境,書道也只有在這時才算窮盡。歲在永和四年,上虞制圖并撰文。
延伸閱讀
《筆陣圖》及其理論價值的思考
中國書法由文字書寫向書法藝術的本質性衍變,始于東漢末年,至魏晉南北朝可以說已是大功告成,中國書法到此時才真正具有了本體意義與美學價值。魏晉以前,人們多將書法視為歌功頌德,記事述史、謀取功名的手段,并未將書法從實用中脫離出。自東漢末年,一大批書家的出現與人們對于書法理論的思考,書法才真正發展成為一門獨立的自覺的藝術。也正是通過這一時期諸如鍾元常、衛夫人、王羲之、王獻之等為代表的魏晉士人及杰出書法家、書論家的努力,才真正使書法成為文人士大夫抒情遣興釋懷的工具。
值得說明的是魏晉南北朝時期的書法理論雖然數量很多,文本十分復雜,而且其中開始有了一套本質論,創作論,技法論和品鑒批評論的簡單體系,但其中卻充斥著大量的偽托之作。衛夫人《筆陣圖》就是爭議頗多的一份理論文本之一。我在文章的題目前加了一個“傳”也是根據其歷史性而補上的。下面就從考釋開始,對《筆陣圖》的理論價值作一些理論上的思考和檢討。
關于《筆陣圖》的真偽,歷來說法不一,頗多爭議,唐張彥遠《法書要條》載為衛夫人作,而孫過庭《書譜》卻提出了疑問:“代有《筆陣圖》七行,中話執筆三手,圖貌乖 ,點畫湮訛,傾見南北流傳,疑是右軍所制。雖則未詳真偽,尚可發起童蒙。既常俗所存,不籍編錄。”后蔡希綜《法書論》引“夫三端之妙,莫先乎用筆”二語,直說“右軍《筆陣圖》”,《墨池編》卷一錄王羲之《書論》四篇,中有《筆陣圖》文,文后朱長文曰:“自‘三端之妙\’而下兩段,傳右軍所作,后見張彥遠《要錄》以為衛夫人之然亦莫可考驗也。”我認為朱長文是很明智的,他既將《筆陣圖》的作者歸之于王羲之,但又不把話說死,頗為中肯。的確書法創作和風格史上魏晉時代是一個撲朔迷離的時代,理論、批評史上的魏晉時代,傳世文本作品均有很大的問題?!豆P陣圖》或疑為右軍撰,或疑為六朝人托名,更有甚者,以為此篇為唐太宗所作,對于這樣的一個頗具爭議性的文本,持肯定意見的拿不出什么證據,他們只是沿襲舊題;持否定意見頗多,卻也很難對此作出斷定。不過,在歷史上,他的流傳甚廣,在書法理論批評史上已構成了一個不小的現象,有著比較大的影響,基于此,我們姑且將此文歸于衛夫人名下,不對其真偽作詳實的理論定位與考證(不過其文至少為六朝以前人所撰)只從其書法美學意義書史地位及影響上作些具體的思考與研究。
首先,我們要認識一下《筆陣圖》書史價值??梢哉f,《筆陣圖》是繼蔡邕《九勢》之后的又一件闡釋書法技法理論的重要文本之一。從蔡邕到衛夫人幾乎形成了一條線,尤其是其敘述方式與內容方面的承接性。在蔡邕的《九勢》中,我們所能看到的是對一些具體技法的闡釋,如“藏頭護尾”、“力在其中”均用較為平白樸素的語言來描述,然而到《筆陣圖》里面,卻呈現出一種新的感覺,如“點如高峰墜石,橫如千里陣云”,從書法賞評的心理學角度來看,這樣的比喻式言論中明顯的帶著某種觀賞的主體性意識。在語言學上,《筆陣圖》所采取的比喻式與書賦是較為接近的,只不過其并未采用標準的賦體語言模式,將《九勢》與《筆陣圖》作一比較就會發現《筆陣圖》與漢晉書賦之間是有著承接關系的,尤其是對書法技巧理論方面的相承。
關于《筆陣圖》的書法價值,我們認為更多的體現在了其只言片語中對于諸多書法美學內涵突顯。下面我們就具體的分析其理論文本中隱含的美學價值。
其一是《筆陣圖》中對書法藝術及其美學本質的認識。其開篇就有“夫三端之妙,莫先乎用筆;六藝之奧,莫重乎銀鉤。”此之謂“三端”與“六藝”之中的書法,其藝術性都是重要的,尤其是將書法置于比禮、樂還重要的地位,在此時實在非常難得,其間至少可以說明兩點;第一、衛夫人能在東晉就把書法擺到如此顯赫的地位,說明她對說法藝術的美學本質有著深邃的洞察力和成熟的把握。第二、則說明至東晉以后,書法已經作為一種獨立的藝術門類,堂堂正正的展現在了歷史的舞臺上。對于書法藝術的美學特征,衛夫人的認識明顯比蔡邕他們要有更為長足的進步。她說“每為一字,各像其形,斯造妙矣,書道畢矣”。此間“每為一字,各像其形”是說每寫一個字,都要通過這個字的造型來反映出這個字所應反映的那些客觀事物的形象特征,其所像之形,我想,也并非形之象,更應該詮釋為神之似,這從其后的“點如高山墜石”、“橫如千里陣云”可見一斑,其對那七種基本點畫的圖釋,應該是著眼于其神采、氣勢的。衛夫人把書道的本質,定性為客觀事物物理之美,在理論上與蔡邕并無二致,當時一個典型的道法自然者,談“各象其形”不禁就會讓人聯想到蔡邕的“須入其形”。
誠如前面所講,衛夫人對點畫形態的描述主要是基于一種主體介入后的感受。在觀賞與揮運中,能從單純而抽象的線條里發現萬歲枯藤、千里陣云、高山墜石,她用以描繪的言語并不簡單地以具象之物表來描繪書法之理,而是以某種深刻的理解與領悟去表達對書法線條“力”與“勢”的闡釋。正如陳振濂先生所說:“蔡邕的‘自然\’、‘陰陽\’、‘形勢\’是在具體的技法解說中以論證作抽象法則把握,而衛夫人卻是用具象的比喻來闡明抽象的原理與感受”。
其二,《筆陣圖》對書法創作中“意”與“筆”的關系討論,這也是突顯書法美學價值的又一重要課題?!豆P陣圖》謂:“若執筆近而不能緊者,心手不齊,意后筆前者??;若執筆遠而急,意前筆后者勝。”此之“意”蓋為構思立意之解。衛夫人認為此“意”應在作書之前,用筆當隨其后。這可能與后人由預想字形所強調的“意在筆先”有著不盡相同的內涵,但是這種把藝術思想活動放在實際創作之先的理論內涵,實與“意在筆先”靈犀相通。在當時的書論中,諸如這樣明顯闡述和區別書法創作中“意”與“筆”關系的論斷,實不多見,也絕非隨手可得,這也更進一步地向人們訴說了書法在逐步走向自覺的歷史進程。談到這里,我們發現了一個重要問題。陳振濂先生認為,把“意”看作是構思或創作前的思想活動,很有可能是今天的看法,在古代重視技巧的時代,它更有可能指向“法度”,依此便得出了“意在筆先”之意是指基本法則技巧和立足于其上的創作構思,它意味著當時法度的確立。然而,我們在書法史上卻認為法度的建立和完備是在唐代。故此有人說《筆陣圖》為唐人托偽,不過,我們又發現在傳為王羲之的《題衛夫人〈筆陣圖〉后》說:“夫欲書者,先乾研墨,凝神靜思,預想字形大小、偃仰、平直、振動,令筋脈相連,意在筆前,然后作字”。似有所淵源。對于后一種說法,待考,而至于前一種說法,我們如果根據《筆陣圖》的行文方式和對線條形態的描述,就會發現如果是唐代的關于線條的研究理論,絕不可能采用比喻式,一定會比《筆陣圖》成熟得多,在唐朝我們幾乎找不到有關賦體文的文學現象。說到這里,我們還是堅持將《筆陣圖》系于衛夫人之下。
其三,我們認為《筆陣圖》主要是對線條的研究。如前所述,它與《九勢》可以看作是書法技法理論系統中的一條線。在對線條的研究中,衛夫人把重點放在了“筆力”的突顯以及點畫“七法”和用筆“六法”之上。骨力的表達與用筆的重要性,是《筆陣圖》中關乎書法的實質性美學品格。盡管她認為書法美來自于神采與氣勢,諸如“千里陣云”、“高峰墜石”、“萬歲枯滕”、“陸斷犀象”、“崩浪雷奔”、“萬歲枯滕”之謂。但在衛夫人看來,其主要來源或形式依據主要來自于力感、力度、骨力的表現,即書法線條美中之力量美、力度美的表現,這是書法線條美學中又一重要課題?!豆P陣圖》有云:“善于筆力者多骨,不善筆力者多肉;多骨微肉者謂之筋書,多肉微骨謂之墨豬:多力豐筋者圣,無力無筋者病”。這一段話主要可以作兩點分析,第一是“骨”和“筋”的關系討論其核心與實質是要說明“筆力”的重要性;第二是指出了“筋”與“骨”的表現均受制于“善筆力”,亦即謂對“用筆”的表現。
首先四“骨”和“筋”的討論。比較早的提出“力”這一美學范疇的書法家應該是蔡邕,他認為“藏頭護尾,力在其中;下筆用力,肌膚之麗。”又云“藏頭,圓筆屬紙,令筆心常在點畫中行”、“護尾,畫點勢盡,力收之。”這種“力”在衛夫人這里有了具體的表現,即骨力與筋力。在蔡邕那里,他并沒有詳細的將“力”如何表現講出,亦未能把“力”作為衡量書法質量高低的標準將其放在應有的重要地位。而衛夫人發展了這一點。她認為筋、骨之力的表現,在乎“用筆”,繼而把重“用筆”放在了書法藝術的首要地位。從這以后的千百年來,用筆一直都被放在了第一位,元代趙孟頫甚至有“用筆千古不易”的藝術真言。我認為衛夫人的關鍵之處在于將全部書法奧妙的精髓與源泉導向了用筆,并謂“下筆點畫,波撇屈曲,皆須盡一身之力而送之”。大凡體驗過書法創作過程的人,都能理解,以輕巧的毛筆寫出一個小小點畫,竟須一身之力,這力無疑是指向非體力,而只能是某種視覺上的感覺。關于書法中力的表現途徑,我曾在一篇專論中概括歸納為蓄、留、逆、轉、折等“五勢”,限于篇幅,此不贅述。
我們可以進一步的肯定《筆陣圖》以“用筆”為全篇之宗旨,繼承蔡邕書法美學中的精華,并予以了創造性的發展,即對于“骨”、“肉”、“筋”三個概念的提出,并將它們賦予了書法藝術的形式與內容?!豆P陣圖》在最后還專門為用筆總結出了六種用筆之法,即“結構圓備如篆法;飄揚灑落如章草;兇險可畏如八分;竊窕出入如飛白;耿介特立如鶴頭;郁拔縱橫如古隸”。值得說明的是此處的用筆中都含有結構的成份,即在結構中使結字之法與揮運之法作為雙重意義觀之。
其四,書法創作與品鑒之間的關系,也是《筆陣圖》中頗有見地的一點?!豆P陣圖》中說:“善鑒者不寫,善寫者不鑒”。此“鑒”指欣賞品鑒,“寫”指藝術創作、揮寫。在今天看來,我們依據嚴格的分類,鑒與寫已是兩種不同的藝術活動,但在古代我們在大多數情況下看到的卻是鑒與寫的統一。善寫者一般也應善鑒,善鑒者理論上出手也應該不凡。至于衛夫人為何將之對立起來,我們還有待思考,但作為一種主張也正顯示著《筆陣圖》在觀念上的獨特價值。
另外,我們認為《筆陣圖》除了突顯出許多獨特的美學價值外,在書法材料學和教育學意義上也有著或多或少的貢獻。例如言筆、墨、紙、硯時云:“筆要取崇山絕仞中兔毫,八九月收之,其筆頭長一寸,管長五寸,鋒齊腰強者。其硯取前涸新石,潤澀相兼,浮津耀墨者。其墨取廬山之松煙,代郡之鹿角膠,十年以上,強如石者為之。紙取東陽魚卵,虛柔滑凈者”,明顯帶有主體選擇的色彩,表現出主動的書法藝術材料追求,也從一個側面反映著書法的藝術自覺化。這一段文論可以說是研究文房四寶的先例。至于《筆陣圖》的教育學意義也有很鮮明的語言描述,諸如“凡學書字,先學執筆”,“初學先大書,不得從小。善鑒者不寫,善寫者不鑒。善于筆力者多骨,不善筆力者多肉;多骨微肉者謂之筋書,多肉微骨謂之墨豬:多力豐筋者圣,無力無筋者病。一一從其消息而用之, ”“今刪李斯《筆妙》,更加潤色,總七條,并作其形容,列事如左,貽諸子孫,永為模范,庶將來君子,時復覽焉”。這樣的言論,應該是本于教育立場的。因為她明確指出了寫作繪制《筆陣圖》的功用是要“貽諸子孫,永為模范”,是給后人學習用的。在她以前的書論中,我們無法看到這般鮮明的教育立場,更無法找出這樣鮮明化的言論。
無論從何種意義上看,《筆陣圖》都不愧為一篇書法理論的上乘之作,其間所涵蓋的書法美學思想、對書法材料學的貢獻和書法教育學的立場,都已使它成為了一個不可輕視的研究文本。比起崔瑗的《草書勢》、蔡邕的《篆勢》、《九勢》、《筆論》,《筆陣圖》的內涵要明顯豐富得多,這顯然是我國書法藝術與書法理論又向前進行大跨越的一個重要的時代標志,當我們還在冥思苦尋為《筆陣圖》的作者考證犯愁時,它那看似靜態的理論文本已在默默地顯出其深刻的書法美學內涵。 (王景)
衛夫人楷書《古名姬帖》
衛鑠(272-349),東晉女書法家,傳為王右軍(王羲之)之師。名鑠,字茂漪,河東安邑(今山西夏縣)人。汝陰太守李矩妻,衛恒從女,世稱衛夫人。工書,隸書尤善,師鐘?,妙傳其法。王羲之少時,曾從她學書?!豆P陣圖》一篇,舊題衛夫人撰,后眾說紛紜,或疑為王羲之撰,或疑為六朝人偽托。因流傳很廣,此姑存其舊,仍列衛夫人后,參見王羲之《題衛夫人(筆陣圖)后》。
家學淵源(北派之祖衛瓘侄女、衛桓從的妹妹),有名當代?!稌ㄒ洝氛f她得筆法于鐘繇,熔鐘、衛之法于一爐。所著《筆陣圖》中云:“橫”如千里之陣云、“點”似高山之墬石、“撇”如陸斷犀象之角、“豎”如萬歲枯藤、“捺”如崩浪奔雷、“努”如百鈞弩發、“鉤”如勁弩筋節。有《名姬帖》、《衛氏和南帖》傳世。其字形已由鐘繇的扁方變為長方形,幾條清秀平和,嫻雅婉麗,去隸已遠,說明當時楷書已經成熟而普遍?!稌u》稱之為“如插花少女,低昂美容;又如美女登臺,仙娥弄影,紅蓮映水,碧海浮霞。”
衛鑠認為,書法品位就高在“多力豐筋”,即筋勁,力強。多“肉”則是下品,是“墨豬”,臃腫無神氣。魏晉人講“風骨”,講“清奇險峻”,所以以“瘦硬”為美。后代人或崇尚“豐腴”,或崇尚“肥勁”,對“筋”、“骨”、“肉”也就有了不同的理解。但“書必有神、氣、骨、肉、血,五者缺一,不能成書”(蘇軾《東坡題跋》卷上)則是歷代書家的共識。衛鑠的貢獻就在于她把“筋”、“骨”、“肉”之說引入書論,使之成為書法審美范疇,為后世的創作和欣賞開辟了新的思路。
南朝宋羊欣《采古來能書人名》稱“晉中書院李充母衛夫人善鐘(繇)法,王逸少(羲之)之師”。又《傳受筆法人名》有“鐘繇傳之衛夫人,衛夫人傳之王羲之”的記載。羊欣去晉未遠,此說當屬可信。唐張懷瓘《書斷》品其書傳云:“碎玉壺之冰,爛瑤臺之月,婉然芳樹,穆若清風。”她的書法面貌由于出于女書家之手,故唐人書論中,評其為“插花舞女,低昂美容”,“美女登臺,仙娥弄影;紅蓮映水,碧海浮云”。她的字跡絕少流傳,只可從前人評語中得其大概。宋初《淳化閣帖》、北宋潘師旦在山西所刻《絳帖》、徽宗精選精刻的《大觀帖》等三叢帖中,選人了衛夫人《急就帖》一件,但墨跡迄未流傳下來,只能從三帖的拓本窺知一二。蓋《急就篇》乃西漢以后傳播最廣的字書,歷來書家也都喜歡臨寫它,欲觀作者的本來面貌,殊非易事。至于西晉墨跡,特別是衛夫人的真筆,更不能妄下斷語。
《法書要錄》匯集前人書論,其中有衛夫人《筆陣圖》一篇,如說它出自衛氏,很難肯定。它的成篇時間至少在唐代以前。又有《王羲之題衛夫人筆陣圖后》一篇,也不可信,但卻不失其為總結書法用筆的好資料。為了抬高作品的身價,掛上名家的大名,此司空見慣之事。我們的看法,《筆陣圖》不外是唐人或者稍早一些的書法家所撰,何以故?可以從唐《翰林禁經》中找到答案?!督洝吩?#8220;(永字)八法起于隸字之始,自崔、張、鐘、王傳授所用,該于萬字,墨道之最不可明也。隋僧智永發其旨趣,授與虞秘監世南,自茲傳授遂廣彰焉。李陽冰云,昔逸少攻書多載,十五年偏攻‘永’字,以其備八法之勢,能通一切字也”。實際上并不能賅備八法,更不“能通一切字”。宋人黃庭堅對之就有異議,他在題跋《絳本法帖》時寫道:“承學之人,更用《蘭亭》永字,以開字中眼目,能使學家每拘忌,成一種俗氣。”唐人盧肇認為:“永字八法,乃點畫爾。”說到此,用《筆陣圖》與《翰林禁經》的永字八法對照,它們盡管所強調的內容有所出入,然總的立意殊屬一致,只不過一是從永字剖析,一是從真書點畫找出共性的筆畫。所以我們說它們是同一時期——隋唐習書時講究筆法結體方法的姊妹篇。
《筆陣圖》完整原文:
夫三端之妙,莫先乎用筆;六藝之奧,莫重乎銀鉤。昔秦丞相斯,見周穆王書,七日興嘆,患其無骨。蔡尚書邕,入鴻都觀碣,十旬不返,嗟其出群。故知達其源者少,喑于理者多。近代以來,殊不師古,而緣情棄道,才記姓名,或學不該贍,聞見又寡,致使成功不就,虛費精神,自非通靈感物,不可與談斯道矣。今刪李斯筆妙,更加潤色,總七條并作其形容,列事如左,貽諸子孫,永為模范,庶將來君子時復覽焉。筆要取崇山絕仞中兔毛,八九月收之。其筆頭長一寸,管長五寸,鋒齊腰強者。其硯取前涸新石,潤澀相兼,浮津耀墨者。其墨取廬冊之松煙,代郡之鹿膠,十年以上,強如石者為之。紙取東陽魚卵,虛柔滑凈者。凡學書字,先學執筆,若真書去筆頭二寸一分,若行草書去筆頭三寸一分執之。下筆點畫波撇、屈曲,皆須盡一身之力而送之。初學先大書,不得從小。善鑒者不寫,善寫者不鑒。善筆力者多骨,不善筆力者多肉,多骨微肉者謂之筋書,多肉微骨者謂之墨*。多力豐筋者圣,無力無筋者病。一一從其消息而用之。
一[橫]如千里陣云,隱隱然其實有形。
丶[點]如高峰墜石,磕磕然實如崩也。
丿[撇]陸斷犀象。
乙[折]百鈞弩發。
丨[豎]萬歲枯藤。
丶[捺]崩浪雷奔。
刁[橫折彎鉤,以“刁”代替]勁弩筋節。
右七條筆陣出入斬斫圖,執筆有七種:有心急而執筆緩者,有心緩而執筆急者。若執筆近而不能緊者,心手不齊,意后筆前者敗。若執筆遠而急,意前筆后者勝。又有六種用筆:結構員備如篆法,飄飄灑落如章草,兇險可畏如八分,窈窕出入如飛白,耿介特立如鶴頭,郁拔縱橫如古隸。然心存委曲,每為一字各象其形,斯造妙矣,書道畢矣。永和四年上虞制記。
《筆陣圖》完整釋文:
古代三端的妙用,沒有先于用筆的;而六藝的奧妙,沒有重于書法的。昔日秦丞相李斯見到周穆王的書法,感嘆了七天之久,不滿意他的書法缺乏筆力。蔡邕到鴻都觀看碑碣,一百天了還不忍返回,不停的稱贊那些超群出眾的碑碣,所以知道通達書之源流的少,不懂得書法道理的多。近代以來竟而不師法古人,只憑興趣背離書道,只記得姓名,有的學識并不淵博豐贍,見識又少,致使沒有成就,空費了精神。于是,不是通于神靈,能感化他人的人,便不足以與其談論此道?,F今刪改李斯的《筆妙》,再加以修飾的文字使其完整,總括起來有七條,并且予以說明,把對其所作的形容列在左邊,遺留于子孫,永為楷模,希望將來的學書者,能有時間看看。
筆毫要取那高山絕壁中的兔毛,八九月間獵取,筆頭要一寸,管長要五寸,鋒毫要齊整,鋒腰要有強度。硯臺要選用淺黑干涸的新石,潤滑與滯澀兼顧,能浮耀墨汁的光澤。至于墨要取廬山的松煙、代郡的鹿角膠,要十年以上,強硬如石的作為制造的原料。紙則要取東陽魚卵紙,柔軟滑凈的。大凡學寫字,先要學執筆之法,如果作真書,要執去筆頭二寸一分處;如果是行草,要執去筆頭三寸一分處。下筆點畫波撇曲折,都要盡一身之力行筆。初學書者先學大字,不得從小字開始。善于鑒賞的不善于寫,善于寫的不善于鑒賞。善用筆力者多骨,不善筆力者多肉。多骨少肉者叫它“筋書”,多肉少骨的叫它“墨豬”,多力豐筋的是可取之法,無力無筋的為錯誤之法。要一一從其間吸取奧妙、體會真諦,并且合理地運用它。
橫畫:要像千里陣云,隱隱然其實有高低不同的形狀。
側點:要像高峰墜石,磕磕然實際在崩塌。
撇掠:鋒鍔能在陸地截斷犀角象牙。
戈筆:要像百鈞重的弓張箭發。
努筆:要像萬歲枯藤一樣多節而瘦勁。
背拋法:要像蹦浪雷奔一樣徐遲有力。
鈞弩勢:要有如強弩筋骨一樣遒勁。
右邊是七條筆陣出入斬斫圖。執筆有七種情形。有時候心情緊急而執筆卻不緊,有時心情寬松執筆卻很緊。如果執筆離筆頭近而又不緊,意在筆先就會成功。于是又有六種用筆之法:
結構字體、布置形勢完備的如篆法;
筆勢飄逸灑脫而又自由奔放的有如章草;
波撇兇險可畏如八分書;
那筆法出入嫻靜優雅的好比作飛白書;
筆畫高聳挺立如鶴頭書;
縱橫沉凝遒勁的如古隸。
然而還要用心思考,考慮詳盡,再作一字,各象其形,這樣才有可能臻于妙境,書道也只有在這時才算窮盡。歲在永和四年,上虞制圖并撰文。
站內更新:2020-06-08 16:52
幸运飞艇官方实时开奖平台